深圳幻海软件技术有限公司欢迎您!

幻海优品

2022年的综艺,岂止是失去了选秀?

来源:娱理

“你现在在追什么综艺?”

这是娱理工作室编辑部最近常常讨论的话题。很少有人能脱口而出。

往年“选秀季”集中在Q1、Q2,眼下这个时间本该是秀粉最忙碌、平台对打最激烈的时段。没有了上百位贴着名牌和等级编号的预备男/女团成员,变冷清的不只是以训练生模式为核心的偶像行业,还有整个综艺市场。

虽然各大平台皆有新节目释出,并不存在无综艺节目可看的局面,但至今也没有哪档综艺足以接替“101系列”的影响力和关注度,口碑再好的综艺也无法比拟秀粉按下“Pick”键时的娱乐满足。

告别选秀之后,综艺甚至也失去了激发最大程度的公共议题讨论的能力。

曾几何时,互联网舆论中心始终围着头部综艺打转。我们在《中国有嘻哈》里讨论什么是真正的keep real、在《偶像练习生》《创造101》里注视新一代偶像的诞生、在《乐队的夏天》里见证乐队文化和反叛精神的归来、在《乘风破浪的姐姐》里重新审视女性社会身份和自我价值、在《创造营2021》里跟随利路修举起反内卷的大旗。

如今综艺没有了这样的能力。这也是爆款迟迟未来的主要原因。

不再占据舆论场中心,意味着不再有驻足围观的“路人”,一档节目也自然失去吸引更多群体卷入的可能。到头来许多综艺的天花板变为“圈层自嗨”,随之而来的是大盘数据的整体下滑。

可怕的是,踩在2022年Q1的尾声,如果要问究竟哪档综艺、哪类综艺能够承接这份议题能力?一切仍是未知。

利路修结束《创造营2021》后,放飞表情包

失语的综艺

综艺节目正在失去它原有的受众。

据云合数据榜单显示,在刚刚过去的2月份,“全网综艺正片有效播放霸屏榜”前三名分别是《半熟恋人》《大侦探第七季》和《哈哈哈哈哈第2季》,它们的正片有效播放为1.53亿、1.25亿和8888万。

对比去年2月榜单,新晋冠军《半熟恋人》的1.53亿只能位列第5,略高于《创造营2021》的1.46亿,远低于《青春有你第3季》2.33亿正片有效播放。

需要强调的是,彼时《创造营2021》《青春有你第3季》仅上线了12天和11天,《半熟恋人》的数据累积则横跨整个2月,统计天数长达28天。

图源云合数据

实际上,大盘的数据下滑自去年年中开始已是不争的事实,娱理工作室也在《四大平台,超80档综艺,谁能拯救未来的综艺大盘?》讨论过下滑的原因——于内,投票打榜的禁止,选秀的消失,无疑给综艺行业蒙上了一层阴影,下一个能够吸引庞大流量的综艺在哪里,目前还未显现;于外,社会生产生活秩序的基本恢复缩减了大众的娱乐时间,在有限的时间里,短视频、直播带货同样争抢着用户注意力,长视频的处境确实变得更难。

如果将视角换一个方向,从观众维度而言,综艺不再吸引大家沉迷其中还在于可参与、探讨空间正逐步萎缩。

受众对娱乐内容的“文本盗猎”由来已久,美国媒介研究领军人物詹金斯反对将粉丝统一看作“愚昧白痴”,视其为媒体内容的积极消费者、熟练的参与者。他们从大众文化内容中“盗取”文本,用以构建自己的故事,获得自主性符号阐释,进一步抒发自己的欲望。

这种抒发有时会促生新式流行语的传播,例如登上过“2018年度十大网络用语”榜单的“Skr”、“C位”,还有“淡黄的长裙”、“普信男”、“笋丝”等等。反观近期的综艺节目,除了诞生多种多样的CP名之外,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被大众记得住的流行语了。

当综艺“失语”,其它娱乐内容则承接了受众对文本再创造、深度参与的需求。今年破圈的网剧《开端》和《一闪一闪亮星星》皆是如此。

无论是肖鹤云(白敬亭饰)和李诗情(赵今麦饰),还是张万森(屈楚萧饰)和林北星(张佳宁饰),他们都在赛博空间里拥有了出自网友之手、充满无尽想象的平行人生,剧集的IP影响力被不断赋能。

而综艺在某种程度上却回归到单向传播的初级状态。

一个鲜明的特征是,为了迎接北京冬奥会的到来,各大平台自1月起陆续上线了多档冰雪综艺。就目前播出情况来看,该类综艺整体“命题作文”感过强,节目模式相似度高,没能为综艺市场打开新的局面,正片有效播放量也没能出现在1月、2月的TOP10中。

娱理工作室观察到,多档冰雪综艺的制作团队无一例外都在强调竞技体育的拼搏精神,希望能够借助综艺和明星嘉宾的势能,让观众感受到冰雪运动的魅力。换句话说,观众在这一情境下始终是被动的,他们只要好好地接收节目想要传递的精神就够了。

但能够被记住的综艺、被反复提及的好内容,从来都不是生产者单方面的产物。如上所述,它一定是生产者和受众共同作业的结果,缺一不可。

依次为《热雪浪》《飘雪的日子来看你》《超有趣滑雪大会》《冰雪正当燃》剧照or海报

选秀的B面

选秀当然是能最大程度调动受众参与的综艺类型。这也是它自《超级女声》那个时代便占据综艺市场“流量顶端”的重要原因。

一档成功的选秀综艺,如果A面是赛制、舞台、形形色色的选手和ta们的支持者,B面覆盖的则是对社会现实的透视和对某一群体的凝视。公共议题就此而来。

2020年无疑是属于女团的厮杀,《青春有你2》在这场对阵中率先打出“不定义女团”的口号且一以贯之。从穿着“中国女孩”T恤登场的陈珏、顶着寸头的上官喜爱,到身着短裤站在主题曲中心位的刘雨昕,各具特色的选手登上舞台接受观众选择的同时,也彰显着自己独有的魅力。

女孩们的不加遮掩不仅打破了大众对女团的刻板印象,更让女生的美不再被单一标准束缚。这种对“101模式”有史以来的审美颠覆,在海外社交媒体上也掀起了许多热议。

依次为陈珏、刘雨昕、上官喜爱

娱理工作室看来,《青春有你2》的一小步为后来“她综艺”的高歌猛进打下了铺垫,最终在《乘风破浪的姐姐》迎来高潮。

据《2020微博娱乐白皮书》统计,2020年聚焦女性题材的“她综艺”数量为24部,同比基本持稳,但类型题材更趋多元,对女性职场生活的关注度也明显提升,其发展轨迹与女性话题不断发酵的社会背景紧密相连。

来到2021年,选秀场上出现了“反选秀”第一人——利路修,无数社畜从利老师身上看到了不愿上班、却不得不出门搬砖、还被迫加入内卷的自己,一时激起内心深处强烈的情感共鸣。

从此,“利路修”三个字不再只是那个俄罗斯男孩用来敷衍节目组的假名,它就像“996”、“007”一样,变成了时代情绪的缩影,成为当下年轻人对某种不可抗力的反叛与解构。

未来可期,吗?

如今来看,选秀消失后,还没有哪档综艺能够继续制造诸如此类的热议话题。

需要明确的是,此处所讨论的“热议话题”,不单是要求综艺要有产出社会议题的能力,更重要的是在最大范围内激发群体对此的讨论。

融入社会议题,很多综艺都能做到。例如去年口碑之作《再见爱人》。节目组将镜头对准了结婚10年、离异1年的章贺、郭柯宇夫妇,正在考虑离婚的魏巍、佟晨洁夫妇,和签署完离婚协议不久、正处于离婚冷静期的王秋雨、朱雅琼夫妇,通过聚焦三种不同的成年人情感阶段,剖析男女在爱情之中的位置和关系,本身就具备现实意义。但因题材自身的限制,节目始终停留在某一圈层的语境中。

据云合数据显示,《再见爱人》在2021芒果TV上新独播综艺有效播放榜单中仅位列第9,在全网网络综艺年度榜单中查无此人,未能挤进前20。

图源云合数据

像这样“叫好不叫座”的情况已是综艺市场的常态,其背后折射出的难题,正是所谓的好内容无法在更大程度上激发大众参与、讨论和共振。

其实道理也很简单,人类对唱歌、跳舞的欣赏是与生俱来的、最简单直接的,但你很难让没有经历过恋爱、婚姻的青少年,去进入婚恋综艺探索并理解其中的情感价值,这是一件极具门槛的挑战。

但这样的挑战还会继续。目前在各大平台已经上线、官宣的综艺片单中,很难找寻内容之下的最大公约数。

以“爱优腾芒”四大平台的周末档(周五、周六、周日)综艺为例:爱奇艺独播综艺最少,仅手握冰雪综艺《超有趣滑雪大会》;优酷有与北京卫视联合出品的同类型节目《飘雪的日子来看你》,开心麻花团综《麻花特开心》、衍生综艺《麻花探班记》,以及由伊能静主持的情感脱口秀《静静吧!恋人》;腾讯视频有独播日更“小鲜综”《闪亮的日子》,消防体验真人秀《一往无前的蓝》;湖南卫视/芒果TV同样联合长沙三大特色消防救援站打造《勇往直前的我们》,芒果TV还以陈小春、张智霖、张晋、张淇、李承铉为常驻嘉宾,推出职业体验真人秀《我们的滚烫人生》。

依次为《麻花特开心》《静静吧!恋人》《闪亮的日子》《一往无前的蓝》《勇往直前的我们》《我们的滚烫人生》海报

再看各台已经开始录制和正式官宣的节目,腾讯视频有实景剧本杀《开始推理吧》、携手笑果文化打造的《怎么办!脱口秀专场》、集齐岳云鹏、黄子韬、张若昀、林更新、王彦霖和陈飞宇的户外游戏综艺《新游记》;浙江卫视则马不停蹄继续打造音综《闪光的夏天》《天赐的声音第三季》和自驾露营综艺《追星星的人2》,当然还有再次加入新成员的《奔跑吧第十季》;湖南卫视《春天花会开》与东方卫视《爱乐之都》即将前后脚上线,前者聚焦民族音乐,后者则是音乐剧竞演综艺。

面对这样一份片单,我们看不到平台、制作方囊括更大话语空间的决心,而是换汤不换药综N代、被继续分割的垂类综艺、更加细化的内容题材,每档节目对应的受众也将愈加精准。

长此以往,从综艺里诞生公共议题的几率只能越来越低。

只不过置身于分众化的今天,综艺趋向圈层化、个人化或许亦无法避免。只是想起那些曾经共同建构的话题、用综艺符号掀起的一次次娱乐狂欢,难免有几分唏嘘。

依次为《爱乐之都》《追星星的人》《天赐的声音第三季》《奔跑吧第十季》海报

免责声明:以上内容(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)有转载其他网站资源,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